首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详情

用砚与藏砚

2020-04-21 来源:互联网

  古人对于砚的使用,特别是对端砚,那是很讲究的,这是他们在长期实践中总结的经验,值得我们大家在使用端砚时借鉴。下面就随中国文具展了解详情。


用砚与藏砚

  俗语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文人们经过千百年的实践,找到了最理想的“文房四宝”:宣纸、湖笔、徽墨、端砚。然而一块上好的端砚,使用不当,也是会影响效果的。

  相传清朝年间,肇庆市的一所学校,有一位老师对书法和端砚颇有研究,他给学生上书法课要求很严。有一天下大雨,老师讲完书法课之后,要求学生即席练习。有个富家子弟带来一块崭新的端砚,他为了“露一手”,将端砚速出窗口,接了一些瓦檐水就使劲地磨呀磨,发出“沙沙”之声。老师听得刺耳,走近一看,问明情由,当堂把这学生训斥了一顿,说他徒有宝砚,不会使用,并立刻把学生磨的墨泼掉,亲自用毛边纸将积墨抹净,叫学生看墨堂被细砂磨损的痕迹,严肃告诫学生,凡用砚磨墨,不得用浊水,否则易损墨堂,即前人所谓“水必新汲”,否则墨色也不佳。从此,他的学生每凡磨墨,必用井水,磨出的墨油然生光,对端砚也知爱护了。

  这位老先生讲的用砚方法是对的。磨墨时不仅不能用瓦檐水等浊水,以防杂质混进损伤墨堂,而且按严格要求,磨墨也不能用熟水,即煮滚后晾凉了的水。《砚笺》还强调“大忌滚水磨墨,茶亦不可”。否则墨锭易反涨,墨汁微粒结成胶状,粘附在墨堂上,既影响墨的光亮,又影响运笔。

  确实,前人对端砚磨墨用水是有讲究的,最好的水当然是新汲的山泉或井水,取其杂质少的清水,研出的墨汁自然就清新纯净。以前有人逢年过节用红纸写“春联”,往往将井水和猪胆混在一起磨墨,磨出的墨汁如漆发亮。但一般书写就大可不必这样做了。

  用端砚磨墨,使用什么水固然重要。对墨锭的质量要求也很高。对书法家来讲,最理想的墨锭当然要数徽墨了,徽墨胶质少而松烟纯细,在端砚里磨墨,放几滴水下去便油油然,稀稠适中。黑里透亮,绝不伤砚。如果用杂质多的墨锭磨墨,就很难保证墨堂没有伤痕了。

  一锭好墨,研磨时也还得讲究方法。正规的要求是用拇指、食指、中指握墨锭,墨锭垂直于墨堂,运用腕力缓缓旋磨。倘若拿着墨锭像握圆珠笔写字那样,在端砚里快速打圈圈,于砚于墨都不利,尤其使用新墨,更应注意。“新墨初用,胶性并棱角末伏,不可重磨,恐伤砚质。”(《纸笔墨现笺》,东海屠进隆撰)前人论述有“磨墨如病夫,握管如壮士”之说,对研墨和挥毫的用力状态,做了很生动的比喻。

  墨研成后,墨锭必须放在砚外晾干,绝不可随手立于墨堂中,否则取墨锭时会损坏墨堂。用剩的墨汁处理不当也是会影响端砚的。历来文人都忌用“宿墨”。即是说当天用剩的墨汁,一定要洗掉,因为“留宿沈则损墨光,留积墨则伤砚质,严寒酷暑时尤忌积墨也。”(《端溪砚史》)

  不留宿墨就得涤砚。过去的文人有句谚语:“宁可三日不洗面,不可三日不洗砚。”并指出:“日用砚须回涤,去其积墨败水,则墨光莹润,若过一二日则墨色差减。春夏二时,霉得蒸湿,使墨积久,则胶泛滞笔,又能损砚精彩.尤须频涤。”(《纸笔墨砚笺》“砚不厌洗,洗务洁净,日久微带手泽,暗存古色,尤堪赏玩”(《砚书》)。他们对涤砚的重视可想而知。施闰章在《砚林拾遗》。中写道:“余友有癖砚者,每晨盥面水移注木盆,涤以莲房,浸良久,取出风干,水气湿渍,积久而有光,俗所名色浆也。”

  至于如何洗砚,也是很讲究的。按照过去的办法是:“以蓖麻子擦砚滋润,不得以滚汤涤砚,不可以毡片故纸揩抹,恐毡毛纸屑以混墨色。端溪有洗砚石,绝佳。今以皂角清水涤之为妙;或以半夏切片擦砚,极去滞墨。或以丝瓜瓤涤洗,或以莲房壳涤洗,去垢起滞,又不伤视,绝佳。”(《纸笔墨砚笺》)“洗砚以爨余浮炭为良,去墨不损砚。”(《端溪砚史则》)如果上述洗砚之物不易找到,洗时可先将剩墨汁倒掉,然后用绵软的毛边纸甚至用宣纸轻轻抹干净,切勿用粗一硬的纸张去刮;待墨汁抹去,使用清水冲洗,冲洗时最好用干净的海绵擦拭。对于洗砚的容器也得注意:“洗砚宜用木盆,忌钢瓦器。”“洗后用软布拭干归匣以免擦损。”(《端溪砚史》)

  有人还主张.端砚在洗涤干净之后,再次磨墨之前,要“养砚”:“凡砚池水不可令干,每日易以清水以养石润,磨墨处不可贮水,用过则于之。久浸则不发墨”(《砚笺》)

  在这里顺便提一下,何谓“发墨”?有人以为用墨锭磨砚容易出墨汁为发墨。其实这样理解是不全面的。计楠在《石隐砚谈》中有一段关于发墨的论述:“米(南宫)赵(孟頫)

  诸公皆谓发墨之妙;如漆如油;又谓下岩之石发墨在如熬盘榻蜡。东坡则云,砚之美止于滑而发墨。至(蔡)君谟所论尤极明晰,直谓发墨非易磨。墨在砚中生光发艳,随笔旋转,涤之泮然立尽,此乃石性坚润能发起不滞于砚耳……如以为易磨为发墨则谬矣。前人谱中往往误认下墨为发墨,无怪后人不知也。”计楠的意思是说,一块好的砚除了容易磨出墨汁之外,还要求这墨汁“生光发艳”,并且浓度适当,能“随笔旋转”,而且在洗涤时,墨汁能够很快地清理干净,不会滞留砚上。笔者认为这样解释“发墨”是正确的。过去的文人之所以重视涤砚,其目的也是为了使砚能经常保持“易发墨”的优点。他们觉得砚用到一定的时候就会钝,发墨没有先前那样好,这时就需要用杉木松炭磨一遍,使得“石锋焕发”。这样处理,“名为发砚”。发砚“亦如刀剑须磨淬”一样。以上是中国文具展为您带来的用砚与藏砚,如果对此感兴趣,中国文具展欢迎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