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详情

礼品文具展:纸价疯涨 造纸大厂的五月阴谋?

2021-06-04

北京市某印刷店老板愁眉不展,他吸了一口烟,默默盘算着——白卡纸原来是6500/吨,现在是1300014000/吨, 自己利润降低差不多30%。他叹了一口气,很快这声有气无力的叹息声就被吐出的烟圈淹没。纸与纸制品展了解到,今年开始,纸价已经涨了好几轮了。单单是5月份,玖龙纸业便涨了五次价。

 

5月份以来,国内主要文化纸企业和贸易商发布多张涨价函,其中文化纸普遍涨价200/吨,白卡纸涨价则达到1000/吨。在这轮涨价潮中,多家造纸企业一季度财报亮眼。

 

十年辛苦不寻常,左思十载心血凝结而成的《三都赋》让当时无数文人墨客拍手叫绝,争相抄阅,京城洛阳的纸张竟然供不应求,一时洛阳纸贵。如今,我们还没等到一部旷世巨作,纸价竟也开始暴涨,直逼猪肉价格。

 

然而,造纸厂并没有乘着商品价格飞涨的东风狂欢,反而关门大吉,造纸机集体噤声。

 

01

涨价怪相

 

三月份以来,一场“瘟疫”席卷了多家造纸厂,厂家宣布停机检修设备。这场“瘟疫”并非天灾,而是一场人为设计的“阴谋”。瘟疫的病根其实就是造纸原材料成本上涨,造纸商为控制成本,纷纷停工。

 

根据上游原料来源不同,造纸企业可以分为木浆系和废纸系两大类。

 

其中,木浆系原材料源自原木片,长期以来,我国造纸主原料木浆多数依赖进口。自2003年以来,中国纸浆进口量一直位于世界第一,而且需求量越来越大。而时下国外新冠肺炎疫情仍未进入尾声,纸浆工厂停工,进出口贸易环境恶劣,从去年7月到今年3月份,木浆价格平均上涨超过400美元/吨。

 

外贸环境斩断了木浆系的生命线,而一道禁令也断送了废纸系的明天。

 

202111日,我国颁布“禁废令”,禁止以任何方式进口固体废物。至此,万人唾弃的“洋垃圾”终于被“斩首”,然而该禁令却像一双黑手,意外触碰了造纸厂的蛋糕。这是因为废纸系是通过废纸回收重新制浆开展生产制造的。

 

目前国内可回收废纸原料资源有限,导致相关需求缺口较大,从而直接导致废纸价格上涨。

 

除了木片和木浆,造纸所需的化石基的添加剂对石油价格波动敏感。前不久增强剂的价格涨幅至少几百块钱。

 

此外,物流、能源等价格正遭遇全球性上涨,直接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而限塑令的颁布,也让吸管,塑料袋等生产商选择用纸来替代塑料,如此这般,自然“洛阳纸贵”。

 

上游生产压力压迫得造纸厂喘不过气,生产成本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纸厂不敢贸然接单。唯恐这边订单还没投入生产,那边上游涨价声再起拿不到货,反倒亏了本,因而情愿停产,也不愿开工。

 

纸价飞涨还带来了另一怪相——涨价风波波及的还有终端生活用纸。纸厂“罢工”,照理说纸制品价格也应水涨船高。消费者是终端商品价格波动最敏锐的度量衡,然而目前加入抢纸大军的大爷大妈并不在多数,生活用纸价格趋于稳定。

 

41日起,中国四大生活用纸企业——金红叶、恒安、维达、中顺(洁柔),全都上调了产品价格,部分生活用纸制品上调10%~20%,但这波涨价暂时还没反映到终端上。

 

这是因为连锁超市拥有庞大的生活用纸库存,再加上与厂家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作为民生产品的纸巾,政府维护其价格在一定的波动范围内。所以短期内,生活用纸价格并不会大幅上涨。

 

02

夹缝求生

 

上游停产、终端价格稳定,被纸价上涨吸血的只能是夹层里的中间链条。

 

“到今年清明节前(白卡纸)已经涨到了9000多元/吨,清明过后又涨了500元,短短几个月价格涨了超2倍,已经比钢材还要贵了。”某纸制品包装公司经理提到飞涨的纸价,连连摇头。

 

纸价跑得比猪肉还快,真正伤害的其实是包装商。由于纸制品加工市场小而散,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行业竞争激烈,上游成本提高的情况下,包装厂如若提价幅度太高,势必将失去客户,因而有包装商不得已只能将哑巴亏笑着吃下,眼睁睁看着利润被一点点吞噬掉。

 

很快,618电商节”就将如期到来。今年的电商狂欢节对于包装商而言非但不是狂欢,还是一场血腥风雨的屠城。

 

届时,下游客户的订单需求量将迎来暴涨,纸价那时更是居高不下,又不能斗胆上调包装价格,压力完全将被转移到作为中间产业链的包装厂。

 

在纸价上涨压力下,部分纸箱厂接单意愿也下降。《商界》记者了解到,由于订单积压严重,为求自保,有的纸箱厂主动选择放弃618,采取了限量接单措施,对于大批量订单则不予接受。

 

传统纸媒同样仰仗纸价的鼻息。纸价飞涨,不少印刷厂应声重新报价,报业集团、杂志社等出版商短期内不可能调整刊物价格,只能支付更高的成本。它们与印刷厂签订的合同越大,受到的伤害便越深。

 

不仅如此,纸媒还面临更大的挑战,造纸厂停工停产,不少小型杂志社甚至将找不到纸张供应商。

 

还有纸媒不得不断臂求生——削减发行量或版面,确保已销售出的广告占有足够的版面。这对贩卖内容的报社和杂志社的声誉而言无疑是饮鸩止渴。

 

一名来自四川省内江市的某造纸厂的批发商表示,以前每天天不亮就会去纸厂拿纸,然后来到镇上售卖生活用纸,赚取差价,可如今由于纸厂涨价,他表示利润太低,干不下去了。

 

频发暴涨的纸价也压榨了中小型造纸厂的成长空间,原材料价格上涨,也考验了这些中小型企业的资金链。重压之下,它们也只能被迫倒闭,推动完成造纸行业的洗牌。

 

03

垄断游戏?

 

面对不断被压缩的生存空间,生存在食物链中间的厂家开始集体怀疑这场涨价的饥饿游戏是由上游的大型造纸厂导演的。

 

由于国内造纸原料奇缺,财大气粗的大厂已经将触手伸向国外。玖龙纸业已在美国收购纸厂和浆厂,扩大自身的供给,在纸价原材料暴涨的当下全身而退。

 

至于废纸系,大厂也有所布局。为争取废纸资源的主动权,抢占国内优质废纸货源,不少大型造纸厂开始向大型废纸回收企业抛出橄榄枝,建立合作。

 

玖龙、山鹰甚至开始自建废纸分拣中心,一些互联网企业也另辟蹊径,为回收企业和造纸企业搭建交易平台,为回收企业提供物料集采平台和垃圾分类全程分类系统设计服务,促进回收纸行业的管理水平的提升和经营模式转型。

 

目前,国内造纸行业集中度非常高,上游原材料主要集中在了国内几家大型造纸厂手中,甚至有“玖龙说涨,就一定会涨”的坊间传言。去年国庆节后,玖龙纸业一波三涨,每一次涨价都点燃整个市场的情绪,纸板厂紧随其后,涨价函满天飞。

 

按照玖龙的例行套路——提前1~3天放出涨价的消息,再官宣。给其他造纸厂足够的反应时间,从而形成行业内的涨价“联动”。

 

并且随着环保行动的落地,中小纸厂的日常经营被封死,由此也进一步强化了大纸厂的议价权,使得提价能够顺畅实行。

 

纸价暴涨同样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的注意,广州白云电器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德兆为第一提案人的3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中,纸张价格暴涨被点名,以涨幅50%位列国内大宗商品涨价榜第二。

 

面对纸厂“原材料涨价”的说辞,有印刷协会表示并不是不接受这样的解释,但涨价频次太过频繁,短时间内如此持续涨势似乎从未出现过,大纸厂有导演涨价的嫌疑。

 

北京印刷协会、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等22家出版社相关负责人,也曾就“近期出现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短期内纸张价格大幅跃涨”展开讨论,认为这是纸张价格短期内的非理性暴涨。

 

其实除了纸价,近半年多来,众多大宗商品价格都疯狂暴涨,铁矿石、螺纹钢、废钢、化工、农产品等价格创历史新高。因而纸价暴涨完全由大厂主导的说法并不成立,但大厂们的确存在推波助澜的嫌疑。

 

4月份,PPI(生产资料成本)快速抬升到6.8%CPI却只复苏到0.9%(生活资料成本),剪刀差扩大到5.9%。这意味着生产端在通胀,而消费端却在通缩,而中间产生的成本只能由链条中间的企业主承担。

 

莎士比亚说过:“生存还是死亡,这个是问题。”纸价暴涨,中小型纸媒、包装商还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它们也将面临莎翁的这道难题。

 

造纸业自创有这样一句“谚语”—— “玖龙一动天下动,玖龙不动都忍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法则便是如此。纸与纸制品展的小编提醒大家想要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必须涅槃生长。

 

来源:天章纸品